您的位置︰紅書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皇後的白月光另有其人 >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作品:皇後的白月光另有其人 作者:願只願迢迢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雁回本做好了去那混堂的準備, 此時見店小二巴巴地送上熱水來,驚絮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店小二,門外店小二笑得一臉痴癲, 將巴結討好之意都寫在了面上。

    驚絮無法做主,便偏頭看過來, 壓著聲音刻意發出沉悶像極男音的嗓子問︰“公子?”

    雁回穿著一件湛藍的錦衣, 秉著低調行事的原則,衣裳的綢緞算不上有多好, 紋路也是最簡單素淨的。玄色絲絛繞了個結垂在前襟,三千青絲用一根簡單的象牙長簪固住, 雖一身風塵僕僕但仍是姿色難掩,屋內燭火搖曳倒像失了作用而真正令房間生輝的只因她一人罷了。

    方才雁回入客棧時戴有帷帽,店小二並不知其長相。這時偷偷覷了眼便只覺得驚為天人, 和方才將他睡夢喚醒的那男子相較,這位小公子風姿更出塵些。店小二終于悟了為何這位小公子不願去那混堂了, 看得出來面前這人是精致講究的, 又怎會願意與其他男子共浴。

    思及此, 店小二忽而又聯想到了什麼,他面上的討好的神情變成了一種極為刁鑽的八卦之意。他了然地看了雁回一眼, 又在腦子里想了想那位幫忙挑水的爺, 兩人的身形猛然撞在一起迸射出星星點點的火花。店小二嘴角勾了勾, 在心中暗暗嘆道,雖一直以來知曉有些人有另類癖好, 喜愛那男風, 沒想到有生之年竟能當真親眼見到斷袖。

    且看這二人身形, 便能輕易猜出誰是那床笫間的主導。

    雁回不曉得那店小二所想, 從她這角度看過去, 門外六只木桶整齊排列著,在更深露重的雨夜里冒著裊裊白霧。

    “有勞。”雁回沉聲淡淡道。

    驚絮得了雁回這句話便也不再猶豫,向店小二道謝後便把六支木桶拎了進來,又十分上道地給店小二打賞一二。

    那店小二兩邊收錢,這謂于他來說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登時喜笑顏開,說了許多恭維的話才離去。

    驚絮合上門扉,房間內置著干淨的布巾子,她便拿過這布巾子細細摩挲了下,正要開口。

    雁回道︰“宮外自然不比宮內。”

    她指的是這條布巾子的材質,和驚絮主僕多年自當知道驚絮想要說什麼。

    驚絮聞言便噤了聲,將布巾子置入其中一個木桶內,這客棧條件也只能潤濕了布巾擦拭身子。

    “方才你拎木桶進來時店小二可有幫忙?”雁回開口問,其實她都見到了,只是為了求證而已。

    果然,驚絮茫然地搖了搖頭,這六支木桶都是她一人拎進屋的。

    雁回無言,一邊褪衣一邊接來驚絮遞來的布巾,撩開衣袖擦了擦手臂白皙的肌膚輕聲道︰“我們被人盯上了。”

    驚絮一愣,頓時露出如臨大敵的驚慌神色。

    “那伙計如此懶怠,又怎會突然回心轉意去走幾里路提水回來?想必定是有人特意挑了水又打發那店小二送來的。”雁回神色平淡地凝著手臂道︰“若一炷香的時間後,我若無礙那便證明對方並無惡意。”

    驚絮才明白雁回是以身試毒,忙道︰“娘娘您怎能如此!這種以身涉險的事當時奴婢來做才是!”

    說完便想用水重新洗去雁回手臂上布巾沾過的地方,手指剛觸及木桶,驚絮又頓住,正如雁回所言,這水不正是幕後之人送來嗎?

    驚絮焦急無措。

    雁回始終平靜,眉頭都未蹙一下︰“你浸潤布巾子時也沾了這水,我們主僕二人有難同當不對嗎?”

    驚絮哪會認同雁回這歪理︰“娘娘!”

    “好了。”雁回終于笑了下,被布巾子擦拭過的肌膚並未有何異樣,相反那片濕漉漉的肌膚舒適得緊,“我們人少式微,盯著我們的人不知是何來頭。我們在明,他們在暗,我們為魚肉他們為刀俎,若真想對我們出手簡直易如反掌,何不借用此次機會試探他們來意?”

    驚絮還想說什麼,但又找不出話來反駁。其實她打心眼里覺著雁回這話不無道理,可想著雁回不顧惜自個兒,驚絮一陣心驚肉跳,只得求了蒼天保佑。

    平日里一炷香時間眨眼便至,今日卻出奇得覺得難捱。好不容易到了時間,見並未有惡事發生,驚絮終于把憋在嗓子眼里的一口濁氣吐出,眼圈緋紅忍著喉中澀意道︰“娘娘,日後千萬不要如此,您若出了事奴婢萬死難逃其咎,便是下了那阿鼻地獄也無法贖罪。”

    雁回淡笑著應了。

    驚絮用手背抹去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花,問︰“對方既不想加害我們,還好心送熱水來,奴婢當真好奇到底是誰一直跟著我們。”

    雁回其實心中同樣納罕,她出京一事知曉之人少之又少,便是遠在酈城的謝昀和朱公公以及往邑城而去的雁來都被瞞在鼓中。中書省那幾個老頭關心的只有國家大事,只盼著雁回越是低調越好,更不可能有心專派人來跟著。

    她把所有能想到的人都一一猜了個遍,但最後又將其否決了。她實是不知到底是誰一路跟著她,這般想著,雁回心里滿滿萌生了個念頭,她喚來驚絮,貼耳低語幾句。

    -

    那店小二在上房領了打賞也沒忘記去那次等的客房再領一遍賞,叩了叩門,便聞見一道清朗的聲音,像疾雨沁潤大漠塞北。

    屋內,星河因為錢袋里少了一錠紋銀而喋喋不休,說好去尋發財之道結果還倒貼了銀兩。那罪魁禍首正懶懶仰躺在床榻上,左腿微蜷腳掌撐著榻面,另一條腿置于左腿之上,儼然一副‘你說你的,老子左耳進右耳出’的架勢。

    “爺。”店小二在門外道︰“熱水已經送去了。”

    “賞!”屋內國舅爺壕氣依舊。

    國舅爺給星河遞了一個眼神,星河捂住錢袋︰“主子!”

    “瞧你這小氣模樣。”國舅爺一個挺身坐起,奪過星河手里的錢袋,抖了抖,掉出幾個磕磣的銅板。

    國舅爺一愣。

    星河想哭。

    國舅爺恬不知恥問︰“錢呢?”

    星河滿腹委屈︰“您怎能反過頭問我,主子,你當摸著良心問問您自個兒!”

    國舅爺垂著腦袋沉默半響,星河見著以為自己把話說重了,再如何,國舅爺是主自己是奴,這奴才哪能這般對主子說話,星河命好,重傷時被國舅爺所救,國舅爺雖看著不靠譜,可實打實是個好人,星河發自真心覺得自己三生有幸才能遇到這樣好的主子。

    星河愧疚不已,正要說話便見國舅爺輕笑一聲。

    國舅爺盤腿來回數著榻上銅板,赧然道︰“我雖沒有錢,但我不能讓旁人知曉我沒有錢。”

    星河不知國舅爺是何意,一臉茫然。

    隨後便听聞自己的窮鬼主子隔空對門外店小二喊話道︰“去將馬廄那條驢牽走吧。”

    星河︰“!”

    星河收回方才心中所想的後半句,徒留三字佔滿心中——不靠譜!

    一夜難眠。

    翌日。

    雁回好好睡了一覺,一身勞累直到日上三竿才起身。驚絮伺候她穿戴好,二人便依著計劃準備往城鎮去采備些干糧,這里離酈城最多也就五日路程,她們咬咬牙便能縮短一半的時間。

    雁回戴好帷帽與驚絮從二樓順著木階而下,一樓大堂中生灰的幾張桌子難得坐了些打尖的客人。

    那懶惰成性的店小二不知去了哪里,客棧掌櫃招呼著客人。做掌櫃的自然比店小二眼水好,通過雁回主僕二人的談吐便知這二人是有臉面的主兒,自然是不差錢的。

    掌櫃的笑臉相迎,湊上前問道︰“二位爺,小店今日準備了佳肴,不如午膳便在小店湊合了。”

    雁回覺得可行,便與驚絮尋了角落處坐下。

    掌櫃亦步亦趨地跟著,問︰“今日小店準備了小炒驢肉、燻驢排、驢肉豆花、醬驢肉、驢肉泡餅、壯家綠葉驢、白切驢肉、橙皮驢肉等,綜上,二位想吃點什麼?”

    雁回︰“……”

    驚絮忍不住稀奇,問掌櫃為何全是驢肉。

    掌櫃一副‘天機不可泄露’的模樣,直到二人點了幾道菜又給了不菲的打賞後,掌櫃的把菜端上來,這才見錢眼開不把二人當外人道︰“這驢肉大有來頭。”

    驚絮好奇,忙追問。

    掌櫃樂呵呵道︰“不瞞二位爺,這驢肉是咱們店里的客人專門送來的酬謝。”

    連沉穩的雁回都忍不住問了一句︰“何意?”

    掌櫃的壓低嗓音︰“咱們店里有位客人是斷袖!”左右看了眼,手置于唇邊悄聲道︰“昨夜這斷袖看中了另一間客房里的客人,又羞于表露心意,便讓我家伙計幫忙牽線搭橋。”

    驚絮八卦之心被勾得癢癢,緊著問︰“後來呢?那客房里的客人也喜男風?這斷袖……這段姻緣可是促成了?”

    掌櫃的驕傲地挺胸,直拍胸脯道︰“那當然!這等助人為樂之事換了誰都願意搭把手,不過是牽線搭橋而已,那客人還真是客氣,竟送了一條驢來。其實也只是舉手之勞,那位客人非讓我們收下這驢。”說著說著,掌櫃自己都感動起來︰“這有緣千里來相會,當真不假!二位爺看你們年紀輕輕應當是還未婚娶吧,二位爺慢用!吃了這驢肉,相信你們也能遇上命中注定之人!”

    雁回稀里糊涂听了一通,好笑的打發了掌櫃。

    驚絮先用木箸試了每道菜,確認無毒後,雁回這才夾了一塊肉放入口中。

    大抵是這驢是好驢,所以這烹飪出來的菜肴倒也爽口。

    雁回覺著,這客棧乏善可陳,這驢肉倒是一絕,比她往日食過的驢肉好上太多。,,..  ,...︰
推薦閱讀: 折月亮 長老逼我當天師 團寵學霸不想爆紅! 別對我動心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紅 男孩子網戀是要翻車的 渣就渣到底[快穿] 神刀小姐修行中 牙印 牽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