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紅書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上癮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作品:上癮 作者:綰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二十三章

    晉江文學城獨發/禁止轉載

    -

    雷鏡放棄t大保送名額的事, 在家里沒人提過,夏引之後來還是在元旦假期過後的某天課間,跟雲昭昭去打熱水時听前面的兩個男生聊天說起來才知道的。

    那兩個男生估計和雷鏡是同年級, 說起來這件事的時候語氣很不可思議, 後來其中一個無意間往後看, 認出來夏引之,好奇問她是不是真的,又問雷鏡為什麼會放棄t大的保送。

    “听說學校保送的專業是t大的應用物理系, ”男生面上全是難以置信,“t大的物理系啊!多少理科學生想擠破腦袋考的專業, 結果他卻給拒了?”

    這人真的沒問題嗎?

    好吧, 學霸的世界凡人果然難懂。

    ……

    “怪不得雷鏡學愛上書屋校上課,”從水房里出來回到班里,雲昭昭還在感嘆, “原來原因在這里。”

    她戳戳夏引之的後背,好奇問,“阿引, 你真的不知道雷鏡學長為什麼放棄保送嗎?”

    夏引之聞言搖頭, 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想, 她甚至連阿鏡哥哥放棄保送名額的事情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知道他為什麼放棄呢。

    而且,她總覺得這件事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不多時, 夏引之眨眨眼, 想到小學自己升五年級時數學老師跟她說過的話。

    陶老師說, 阿鏡哥哥當時也是放棄了學校要保送他到初中的名額,選擇晚一年自己考。

    這次又是。

    可就像大家都不理解他為何堅持要這麼做一樣,夏引之也很不理解。

    因為當時就連她, 一听說有這個機會,也想都沒想就抓住了。

    畢竟,可以和她的阿鏡哥哥盡快在一起,比——

    想到這里,夏引之忽然眼眶微微撐大,猛一下從桌子上直起身子,回身看被她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的雲昭昭,“昭昭,你說...”她難得說話遲疑起來,面上帶著幾分期待和忐忑,“阿鏡哥哥放棄保送名額會不會跟我有關?”是不是他想要多陪她一段時間,所以才放棄了保送的機會,決定參加高考呢?

    就像她一直努力的抓住每個可以離他更近的機會一樣,他也是在盡可能的按照他的節奏,一點點的陪著她,對嗎?

    雲昭昭剛開始還沒太理解她的話,隨後,她鏡片後的眼楮睜大,一臉恍然,“對哦。”

    隨後,她笑著揉揉面前快笑開了花的少女的小臉蛋,“阿引,你上輩子一定拯救了銀河系吧,這輩子才會有雷鏡學長這樣的哥哥疼你。”

    有沒有拯救銀河系,夏引之不知道,她只知道,想明白這個後,她高興的快瘋掉了。

    因為這意味著,她對阿鏡哥哥和阿鏡哥哥對她一樣的重要。

    “不行,”夏引之從位子上站起來,笑著對雲昭昭道,“我要去找阿鏡哥哥問清楚。”

    夏引之置若罔聞應聲而響的上課鈴聲準備往門口跑,卻被雲昭昭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小聲警告道,“拜托小祖宗,再一節課就放學了,你放學回家再問也不遲呀,這節可還是老馬的課耶。”

    老馬,全名馬瀟瀟,一個名字秀氣的像女生的真•硬漢,渾身有肌肉的那種,因為鐵面無私的性格,私下被學生戲稱和教導主任牛建虎真乃安城一中真•重金屬•奪命嚴師•死亡天團。

    夏引之︰“……”

    她權衡利弊,想想沒命就沒有機會再見她的阿鏡哥哥。

    算了,她還是不要在老虎嘴上拔毛了。

    *

    高三走讀生的晚自習從九點半結束往後延了一個小時,而夏引之下午七點半晚讀結束就放學了,所以這段時間,她很少再跟雷鏡一塊兒回家,一般都是陳司機送她回家之後到時間再過來接他。

    可今天,她破天荒的沒有在家里等著他,而是在雷霆和徐靜宜不解的眼神里急急忙忙的套上外套非要跟陳司機一起到學校接他,動作快的甚至連小燈泡都瞪著眼楮驚在原地。

    也所以,雷鏡下課從學校里出來,剛走到停車的位置,就看到從車上跳下來朝他跑過來的小姑娘。

    他眼楮里稍有意外。

    可即便如此,雙手還是下意識的伸出去接住她,免得她摔了。

    “哎喲妹妹,”唐崢單肩背著書包,手搭在葛浩肩膀上看一沖過來就抱著雷鏡不撒手的夏引之,笑得一如既往,“就這麼想你的阿鏡哥哥,三個小時都等不了啦?”

    隨後又欠兮兮道,“那再過幾天高考完,你阿鏡哥哥畢業走了,你可該怎麼辦哦?”

    其余三人︰“……”

    你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夏引之本來挺高興的,听見唐崢的話,嘟著嘴巴伸出來一只手作勢要打他,“唐崢你好討厭!”

    唐崢笑嘻嘻的躲過她拍來的手,揮揮手給他們道別,“不打擾你們兄妹親親我我的時間,我們閃人咯。”

    等唐崢跟葛浩分開,坐上來接他的車子離開,夏引之都還鼓著嘴巴瞪著遠去的車尾生悶氣。

    雷鏡低頭看她,有些好笑的拍拍她頭頂上的毛線帽,“好了,人都走了,你再瞪有什麼用,他又看不到,”他牽起來她的手往車的方向走,偏頭看她,“回家怎麼又過來了?有什麼事不能回家說的,天這麼冷,你——”

    他的話因為夏引之拉他停下的動作止住。

    “阿鏡哥哥。”少女的聲音像是浸著蜜,甜甜膩膩的。

    雷鏡眼里盛著只有對著她時才有的淺淡笑意,看她“嗯”了聲。

    夏引之把小臉往他跟前湊了湊,黑葡萄一樣的大眼楮溜溜看他,“我今天听說你放棄t大保送名額的事情了。”

    雷鏡對她知道這個並不是很意外,只是看著她又輕輕“嗯”了聲。

    “為什麼呀?”夏引之眼楮一眨不眨的凝視著他,“阿鏡哥哥為什麼放棄學校的保送呢?”

    雷鏡垂眼,看少女在半明半昧路燈下靈動清潤的眸子半晌,笑了笑避開她想要听到的回答,淡淡回道,“因為學校保送的專業阿鏡哥哥不喜歡。”

    這倒是也沒騙她,物理專業確實不是他喜歡的,只是可以轉專業這事,她現在也沒必要知道。

    本來早做好听到自己想要答案的夏引之,準備再朝他猛撲過去的動作一下僵住︰“…………”

    雷鏡看她小臉上變了好幾變的表情,嘴角壓不住笑。

    夏引之一看見他臉上的笑,就明白過來自己被他開了玩笑,叉著腰在原地跺腳“怒氣沖沖”仰著小腦袋瞪他,“阿鏡哥哥!”

    也許是她“氣鼓鼓”的模樣看起來太可愛了,雷鏡抬手掐了掐她兩側軟軟嫩嫩的小臉蛋。

    隨後拉她坐上了車。

    只是任憑她之後如何威逼利誘,他到最後都沒松口再說什麼。

    車尾燈閃過街角,遠處校門口,從喧囂到安靜,頂上燈光挑出一片很暖的光圈。

    隱隱圈住兩旁的梧桐樹,

    還有它偷偷新發的片片嫩芽。

    *

    新年過後,距離高考的日子也越來越近,學校在高中部教學大樓前掛了倒計時牌。

    數字從100到80,從60到40,再從最後的20天到7天。

    日子一天天的臨近,夏引之也一天比一天的焦慮,一天比一天的黏雷鏡。

    甚至比去年他出國比賽前還要夸張。

    那段時間,她每次朝他看過來的眼神,即使什麼話也不說,也足夠讓雷鏡讀出來她的不安。

    畢竟,高考意味著畢業,而畢業就意味著兩人的分別。

    等他讀了大學,他們只有寒暑假的時候才能見面,他不在她身邊,有人欺負她了怎麼辦,還有她那些不為人知的紙老虎時刻,她又該如何呢。

    *

    因為安城一中是高考考點,要排考場,考前兩天,全校學生提前放了假。

    為了不讓夏引之影響雷鏡備考…雖然他好像並不太需要,但宋歐陽還是開車把夏引之還有…燈泡一起接回了第一社區。

    安城的夏季,雷雨依舊說來就來。

    高考前一天,中午還朗晴的天,三點沒過,天邊忽地卷過滾滾黑雲,幾道閃電劈過,雷聲未消,暴雨已至。

    安城第一社區的某棟頂層,夏引之趴在臥室沙發上撐著下巴看窗外,片刻安靜後,不知想起來什麼,忽然從沙發上面跳下來,赤著腳就跑出了房間。

    已經長成大燈泡的燈泡泡本來听著窗欞上的雨滴聲,倚著她的肩膀懶洋洋打瞌睡,被她這麼一嚇,身子一跳三尺高,沖著連個人影兒都瞧不見的門口瞪著一只大眼楮控訴︰喵——

    “對不起燈泡泡——”是少女略帶歉意的、跑遠的聲音。

    宋歐陽難得休息,午休了半個小時從房間里出來,就見自家小姑娘在客廳里轉來轉去翻翻找找,他去廚房接了杯水,看了這“小陀螺”好一會兒,才啞然失笑的開口︰“找什麼呢?”

    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爸爸出現的小陀螺,聞言跪坐在地毯上看著宋歐陽皺了皺小鼻子,“爸爸,上次我們去浣紗山吃齋素,方丈伯伯不是給了我們一個許願袋嗎?我記得媽媽是放在咱們客廳的小抽屜里了嘛,為什麼找不到呢…”

    宋歐陽聞言挑了挑眉毛,慢條斯理問,“找那個干什麼?”

    既然這麼問了,那就說明是知道在哪里了,夏引之迫不及待從地攤上爬起來,上前拽住宋歐陽的衣擺焦急的蹦蹦跳跳,“在哪里在哪里嘛!”

    宋歐陽哭笑不得把端著水杯的手離她遠遠的,免得水灑到她身上,一手壓在她頭頂揉了揉,安撫住這個迫不及待的小彈簧。

    放下手里的杯子,轉身到門口最上面的櫃子里取出來一個木制檀盒打開,把里面那個精致的、半個巴掌大小的紅色荷包樣式的小東西遞給她,隨口問道,“你拿這個做什麼?”

    夏引之拿著許願袋翻來覆去看了兩遍,嘿嘿一笑,“阿鏡哥哥明天要高考了嘛,我要寫個祝福裝在里面送給他,讓他明天披荊斬棘!一戰告捷!”

    “……?”

    宋歐陽聞言,嘴張了張,“可是這個——”

    話剛開始,小姑娘已經跟窗外的閃電一樣閃進了房間。

    他看著慣性“砰”上的房門,慢慢說完接下來的話,“…是未來給你求姻緣的許願袋啊…”

    ……

    下午五點,雨勢剛小一點,夏引之就纏著宋歐陽開車把她送到了臨港公館。

    人一進門,她爭分奪秒,一邊往樓上跑一邊挨著叫人,到雷鏡房間門口,她還沒來得及敲門,在房間里听到動靜的雷鏡已經把門打開了。

    “阿鏡哥哥∼”小姑娘身上帶著雨後空氣的潮,濕漉漉水靈靈的大眼楮笑眯眯的看著他,把手里的許願袋舉到他面前晃了晃,“當當當當∼這是我送給你的考前禮物。”

    雷鏡看了眼紅色許願袋上繡著的…一對戲水鴛鴦。

    沒猶豫,接了過來。

    “考完才可以拆開看!”

    “好。”

    作者有話要說︰  沒有存稿的我空有一顆加更的心…那啥,這兩天我心驚膽戰備戰大姨媽,等它走了我狀態好點就加。0.0

    -

    謝謝營養液︰未已hhh 9瓶;朕是條咸魚yu 3瓶;小小符呀 1瓶。

    謝謝大家的慷慨,酒酒鞠躬感恩。"3",,..  ,...︰
推薦閱讀: 折月亮 長老逼我當天師 團寵學霸不想爆紅! 別對我動心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紅 男孩子網戀是要翻車的 渣就渣到底[快穿] 神刀小姐修行中 牙印 牽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