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紅書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個美強慘大佬是我爸 > 三爺

三爺

作品:三個美強慘大佬是我爸 作者:春風榴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晚上,趙語心約了沈星染和沈寧去溜冰,最為考試後的放松。

    不過,她帶他們去的不是什麼正經的溜冰場所,而是一個集溜冰與蹦迪為一體的地下酒吧。

    酒吧消費還特別高,不是一般的小混混能消費得起的地方。

    在這里面的人,家境優渥,都是跟趙語心一樣的富二代混混。

    趙語心一直把沈星染當作是鄉下進城念書的貧困生,所以和她在一起,總是非常主動地掏腰包付款,還不讓拒絕,沈星染要是拒絕,她能當場撒潑打滾給她看。

    進入酒吧,趙語心刷卡的時候,沈寧瞄了一眼pose機,六個零的入場費。

    媽呀,他要搬多少磚,才能來這里消費一次啊。

    沈寧神情復雜地望了趙語心一眼,趙語心︰“你看著我干嘛?”

    沈寧︰“我感覺我在傍富婆。”

    趙語心︰“得了吧你,要不是我大佬師父,我懶得理你呢!”

    沈寧︰“過分!”

    沈星染回頭對沈寧說︰“哥,你好好鍛煉身體,趙語心不讓你傍,總有富婆讓你傍。”

    沈寧︰“......”

    斷絕兄妹關系!

    進場之後,沈寧這位擁有英俊顏值的肌肉猛男,一下子便吸引了場內諸多富婆的目光。

    年輕又漂亮的小鮮肉,誰不喜歡啊。

    有好幾位女士都主動請他喝酒,沈寧驚恐地拒絕——

    “不不不,我不喝,我不會喝酒。”

    “未成年,不約不約!”

    “開價,開什麼價?!”

    “這是什麼地方霧草!我想回家!”

    倆女孩笑得人仰馬翻。

    ......

    沈星染坐在雅座邊,而趙語心拉著沈寧進場溜冰。

    沈寧溜過旱冰,但是從來沒有用過冰刀,外加又有不少女人溜到他身邊吃豆腐,害的他摔了好幾跤,逗得沈星染咯咯直笑。

    她的笑聲,吸引了身後雅座男人的主意。

    陸裴斜倚在沙發邊,白皙頎長的指尖,撥著玻璃酒杯,漆黑的眸子冷冷淡淡地掃了她一眼。

    她臉蛋蒼白,唇色透著淡淡的淺粉,五官精致如洋娃娃一般,依稀透著一股子遮掩不住的艷色。

    笑起來的樣子,宛如山澗清風拂面,令人神怡。

    他的視線,落到了她的輪椅上。

    周煬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也看到了沈星染,“嘖”了聲︰“這樣的絕色,可惜了。”

    他指的是她的腿。

    “不過就算是個瘸子,也是全世界最漂亮的瘸子。不,我就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

    周煬望著她,視線簡直抽不回來了。

    陸裴不爽了,揪著他的衣領,將他拉回來,冷聲問︰“這麼好看?”

    周煬感覺到陸裴森然的目光,連聲道︰“我就...隨便看看!”

    生哪門子氣啊。

    連美女都不讓我看,三爺不會...對我有意思吧。

    念及至此,周煬趕緊捻了捻自己的衣領,防備地坐遠了些。

    陸裴斜倚在沙發邊,端起酒杯,輕微搖晃著紅酒液體,懶得理他。

    不再用視線侵犯那位乖巧的殘疾美人

    ...

    沈星染見趙語心和沈寧溜冰溜得正開心,一時半會兒也不會下場,她索性摸出手機,登錄了《極限生存》的游戲。

    這款游戲電腦版和手機版是互通信息,都可以玩,所以她一上線,便看到Key也在線。

    她可不想再招惹他了,所以隨手點進一個游戲等候室,準備開戰。

    後排雅座,周煬忽然道︰“Key神,我這邊顯示,Star就在附近。”

    周煬平時很喜歡登錄Key的賬號玩游戲,因為Key已經練到了《極限生存》的排行榜第一,所以每次登錄,都會有不少漂亮MM邀請組隊,請求他帶飛,可把周煬爽得不行。

    登錄了賬號之後,周煬無意間看到左下方顯示的好友欄里,好友Star也在線。

    而且這款游戲也有一個讓很多網友吐槽的地方,它會默認使用玩家的gps定位系統。

    如果定位系統沒有手動關閉的話,那麼在線玩家是可以看到兩人距離相隔有多遠。

    而此時,Star和他們的距離,就非常近,不到100米!

    陸裴接過手機看了看,眉心微蹙,掃向整個酒吧大廳。

    Star說過,他本人一米八八,混社會,肱二頭肌比他大腿還粗。

    陸裴掃了大廳一眼,立刻鎖定了正在冰池里“飛揚”的沈寧。

    這位肌肉男在溜冰場上飛馳著,開心得跟條八百斤狗子似的。

    這是現場唯一能和Star的描述掛上相的人。

    不過他正在滑冰,Star應該不是他。

    周煬見陸裴真的開始尋找起來了,他好奇地問︰“Key神,你說這個Star,會不會是個超級大美女啊。”

    陸裴薄唇輕抿,說道︰“不可能。”

    他不可能讓女人打敗。

    陸裴環掃四周,吧台邊有不少人都低著頭在看手機,其中也包括那位殘疾小美人。

    ......

    沈星染的手機“滴”響起了警報音。

    她在第二本頂流爸爸的虐文里,是聞名遐邇的頂級黑客。

    即便是回到原本的世界,黑客技術還沒有丟,她之前為了防各種病毒,曾在自己的手機里設置了自己研發的安全管家。

    現在安全管家警報響起來,提示她,《極限生存》這款游戲正在泄露她的個人信息。

    沈星染心頭一驚,然後戳進游戲,發現Key就在距離她不到一百米。

    沈星染立刻退出了游戲賬號,關掉了手機定位。

    驚魂甫定。

    差點暴露了!

    *

    周煬說道︰“靠!Key神,這個Star也發現了你,現在顯示,信號斷了。”

    就在這時,他收到了Star發來的信息︰“你到底想干什麼!”

    Key︰“?”

    我干了什麼?

    泄露定位,不賴游戲,賴他?

    Star︰“你不會是追著我來了溜冰酒吧的吧!”

    key︰“沒那麼無聊。”

    Star︰“哥們,真的,求放過。大不了下次游戲,我讓你贏就是了。”

    Key︰“讓我?”

    周煬看著陸裴那雙漆黑眸子,隱隱蓄了怒意。

    他倒抽一口涼氣。

    這個叫Star的家伙...還真敢說啊!

    Star︰“真的,我就一摳腳大叔,十天不洗澡那種。游戲打得不錯,但現實生活就是loser,沒什麼值得好奇的。就這樣啊,別找我了,江湖不見!”

    說完,Star的頭像變成了灰色,顯示已經下線。

    周煬打量著陸裴的神情,小心翼翼道︰“Key神,沒有哪個男人會承認自己的是摳腳大叔,更不會說自己是loser。這個Star,十有八九...真是個女的。”

    陸裴手里的酒杯扣在桌上,發出一聲重響。

    周煬連忙閉嘴。

    *

    酒吧里,沈星染意興闌珊,有點想回去了。

    有喝得醉醺醺的男人從她身邊路過,沈星染雖然極力避讓,但還是被他杯口溢出的酒水濺在了衣服上。

    她操縱著輪椅,來到了酒吧外的洗手間,清洗胸口的酒漬。

    這件酒吧非常高檔,洗手間黑白灰色調裝修,看上去也很大氣上檔次,空氣中還彌漫著淡淡的檸檬薄荷香。

    雖然環境很好,卻沒有專門為殘疾人設計的洗手台。

    也許是因為設計者沒有考慮到,殘疾人也會來這種溜冰蹦迪的酒吧鬧騰。

    沈星染來到水台邊,用力支撐著自己站起來。

    她的腿並不是完全無感,其實有知覺,但就是使不上勁兒,如果借外力也是可以站起來的,這也是她相信自己終有一天可以擺脫輪椅的依據。

    就在她艱難起身的時候,有男人走了過來,打開水龍頭洗手。

    從沈星染的角度望向他,他生了一張完美無缺的精致臉龐,眉骨挺闊,眼廓深邃,眼尾自然上揚,天然帶了幾分懶散和疏離。

    他對著鏡子整理著自己的衣領,脖頸修長,脈絡分明,被領帶恰到好處地束縛著。

    不僅僅是英俊,英俊中還帶了點高不可攀的精英氣。

    沈星染不再看他,怕看多了眼楮都長他身上了。

    她單手撐著水台,另一只手打開了水龍頭。

    剛踫到水流,她重心便穩不住,直直朝右側栽去。

    完蛋了!

    今天要在帥哥面前表演狗啃泥了。

    卻沒想到,在簡短的時間里,她便被他攔腰攬了回來。

    沈星染腦子里一片空白,只能感覺到一雙有力的大掌捧住了她的腰肢。隔著單薄的雪紡布料,她能夠感覺到那雙手掌的溫熱。

    他將她攬入懷中,沈星染嗅到他身上帶了點淡淡的松香味,大約是家里常年有燻香,給人一種極沉靜的感覺。

    “地滑,小心些。”

    他的嗓音極好听,仿佛帶了電流,穿透她的脊梁骨。

    陸裴將她穩穩地放回到了輪椅上,沈星染小聲說︰“謝謝哥哥。”

    沈星染打量著他,看起來年齡不大,頂多二十出頭,叫一聲哥哥,恰如其分。

    陸裴對哥哥這個稱呼沒什麼感冒的地方,但是真正讓他一個激靈的,是她甜美的聲線。

    她的聲音,太特別了!

    以至于“哥哥”這兩個字,余音繞梁一般在他腦海中不斷回響。

    他輕不可聞地咂摸了這兩個字,心跳有點快。

    殘疾小美人也抬起了頭,正好和他的視線撞了個正著。

    女孩的眼神很空蒙,讓人想起初冬落下的第一片雪花,干淨而澄明。

    陸裴的心跳有些不受控制,移開目光︰“你的腿有力量,如果做納米骨骼修復,重新站起來沒有問題。”

    他的話點燃了沈星染的希望,她連忙問︰“哥哥是醫生嗎?!”

    陸裴答道︰“我不是,不過我的專業,涉及到康復治療方面。”

    他的AI研究室會進行醫療器械方面的人工智能研究。

    于是他說道︰“骨骼修復術,能夠讓你重新站起來,正常行走,但是這方面技術現在還不成熟。”

    小姑娘眸中劃過一絲失望︰“這樣呀。”

    听見她失望的嗓音,不知道為什麼,陸裴心里升起一股子沮喪的情緒。

    他說道︰“你現在更需要一個保姆。”

    或者...一個人工智能保姆。

    第二句話他沒說,說了像在給自己家公司打廣告似的。

    畢竟現在人工智能這一塊兒走在最前沿的...就是陸氏集團。

    沈星染說︰“我有哥哥,他在照顧我。”

    “是麼,看起來他似乎不太稱職。”

    陸裴一邊說著,一邊扯下自己的領帶,在水龍頭邊沾濕了水。

    沈星染眼睜睜看著這個英俊的男人,半跪在自己面前,準備用濕潤的領帶擦拭她衣服上的酒漬。

    不過...酒漬的位置有些敏感,在胸口,他立刻察覺到不合適,所以將領帶遞給她。

    “你自己擦吧。”

    “謝謝你。”沈星染接過領帶,低頭擦了擦胸口的酒漬。

    這是,屏風後面傳來了周煬的聲音︰“三爺,你還沒完呢?”

    “來了。”陸裴不想讓周煬進來看到沈星染,徑直走了出去。

    沈星染愣愣地抬起頭,望著他的勁腰大長腿。

    靠!

    這哥哥太A了吧。
推薦閱讀: 折月亮 長老逼我當天師 團寵學霸不想爆紅! 別對我動心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紅 男孩子網戀是要翻車的 渣就渣到底[快穿] 神刀小姐修行中 牙印 牽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