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紅書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在末世修鐵路 > 第53章 射箭

第53章 射箭

作品:我在末世修鐵路 作者:西大秦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林染掛斷電話後心情已經大不一樣了, 沒工夫再沉浸在那噩夢中,開始思考起這波喪尸。

    前世好像就是這段時間,第三安全區遭到幾波喪尸進攻, 最終支撐不住, 幸存者潰逃而去。

    那個時候整個安全區都亂糟糟的,幾十萬人里總共只有幾百個異能者,武裝力量又弱,領導層存在感低,幸存者們被變異植物逼得出不去安全區, 便各自抱成團, 在安全區內互相爭搶現有的生存資源,喪尸進攻的時候,根本沒有形成有規模的抵御。

    而當時她也根本沒有上前線,躲在後方, 听著外面傳來的各種消息, 跟著人群朝安全區中央地帶逃, 然後又逃向尸群密度低的方向, 最後被塞上車子,逃出了安全區, 朝華市而去。

    之所以有上車的資格,是因為方柳婷要帶上她。當然方柳婷不僅帶上了她,還帶上了林家所有人。

    腦海里迅速過了一遍記憶,她發現這點記憶根本沒有任何參考價值。穿好衣服,把頭發綁起來,把自己的所有東西都裝進包里, 她打開門, 看向二樓的主臥, 想著要不要和康夫人打聲招呼。

    康夫人此時也收到了消息,如別墅區的其他有渠道的人一樣,在自己的房間里開了燈,听著手機那頭人的話︰“所以現在什麼情況,已經到安全區外了嗎?”

    康夫人聲音是發緊的,整個人的神經也是緊繃的,毒殺康岸濤等人時都淡定如水的一個人,此時指尖都是發白的。這和她和康岸濤之間的撕扯完全是兩個重量級的,安全區要是完蛋,她就是把一百個康岸濤打倒打殘,也是白搭。

    這是事關生死存亡的!

    “不知道?那你知道什麼……”門突然被敲響,林染的聲音傳來︰“康夫人。”

    康夫人按住心焦,過去開門,林染穿戴整齊,背著包,看了眼康夫人書里抓著的手機︰“康夫人,我要走了,向你告辭,我的事就拜托你了。”

    “你是為了喪尸的事?”

    “對。”

    “你要去哪?已經打進來了嗎?”

    “那倒沒有,不過我要去最前線看看。”

    康夫人握住門框︰“那不是很危險?”

    “那也沒辦法啊,只有那里才能得到第一手的信息,總不能呆在里面火燒眉頭地等別人告訴我外面怎麼樣了吧?”林染說著卡了下,“抱歉,我沒有別的意思。”

    康夫人當然知道她沒有映射什麼的意思,只是這話也著實給了她不小的沖擊。有實力的人理所當然地說著不能等別人告訴她二手消息的話,所以為了實時知道形勢發展,需要親至危情第一線。

    這輕松的語氣,好像在說觀潮時為了看得更清楚點,就要站在人群最前面似的。

    至于其中的凶險,似乎完全不值一提。

    她身邊也不是沒有異能者,康岸濤也著實籠絡了一些頗有能力的異能者,可沒有一個像林染這樣的。

    康夫人愣了會,找回自己的聲音,重新變得鎮定端莊︰“那能給我你的號碼嗎,說來慚愧,我這能得到的,也不知是二手三手還是第四第五手消息了。”

    林染爽快地答應了。

    林染從後門出的別墅,康夫人親自送她出來,還讓她開車走,林染挑了一輛舊點的,這車開走了未必還能給人開回來,至于她自己的車,早就放在空間里了。

    開到路上,不過是幾個小時過去,路上被又長出了一茬野草,一輛輛車子在路上疾馳而過,有軍車也有普通民用車,都朝西方奔去。

    林染也匯入了車流。

    十多分鐘後來到第三安全區的西門。

    第三安全區全區域用圍牆圍住,大體開了四個門,其中北門附近就是車站,而西門這邊是人員進出最少的,甚至只有一段是水泥高牆,其他部分則是土牆、鋼絲網、集裝箱、車體等物修築而成,防御性不很強。

    林染趕到的時候,附近房屋的人已經被疏散,房屋、樹木上掛了不少大燈勉強照明,現場混亂而昏暗,不過部隊已經就位,臨時工事也已經架起,而且已經對圍牆外開火了。

    火力的壓制和掩護下,異能者們站在臨時工事上,紛紛釋放異能,外頭傳來喪尸嘈亂不堪的嘶吼哼鳴。

    林染靠邊停車,摔上車門,肩上背著一把造型很酷但顏色卻很低調的銀灰色復合弓,還有滿滿一桶箭,手上拿著一把唐刀。刀是拿來近戰的,弓箭是拿來遠攻的,畢竟她的異能的有效攻擊距離還是有限的。

    而在這兩者之間,主要當然還是靠異能。

    轟——砰砰!

    地面在震動,圍牆外火光炸起,煙塵在火光下騰空,一同被掀到空中的還有喪尸的肢體和植物的枝葉。

    林染抬頭一看,有些樓房上架起了炮台,不斷調整位置朝外面開炮。這就開炮了!看來尸群規模很大。

    林染加快腳步,一輛皮卡閃著大車燈蹭地在她側邊不遠處停下,車里、車斗上跳下來七八個男男女女,頭上帶著礦工的那種頭燈,背著大包小包,扛著□□短炮。

    “快快快,我們去哪干?”

    “哪缺人去哪干,還要人給你安排一個崗啊!”說話的四處一看,還挑倒車頂上去張望,一指某處︰“那邊人少,去那!”

    林染順著那指向一看,那處很昏暗,依稀可以看出那一排圍牆是由水泥加鐵藝欄桿加反復幾層的鐵絲網相間圍成的,喪尸已經撲到圍牆外面,從欄桿外面往里伸手,或是不停地推撞著鐵絲網,或是踩著同伴的身體往上攀爬。

    有一隊人人在高處往那傾瀉子彈,但前面的喪尸倒下,反而成為了後面喪尸的墊腳石。

    西門那邊雖然炮火不斷,但部隊主力在那邊,確實是這些地方比較疏于防御。

    林染也朝那處跑去,一邊還要穿梭過凌亂停放的各種車輛和障礙物。

    忽然,一頭喪尸彈跳而起,越過高達三米的圍牆上的電網,眼看要跳進安全區,下一刻驟然腦袋被打成一個爆開的西瓜, 地撞在電網上,被電得全身抽搐,火花四射,最後冒著煙掉下來。

    林染猛地抬頭,在那附近一棵大樹看到一個穿著迷彩服的人,手持黑洞洞的□□,整個人也幾乎和夜色融為一體。

    緊接著這人槍口對準另一處,那里一波喪尸把鐵絲網推得快要傾倒,拼命往上爬,爬成了一個金字塔,眼看就要爬進來, 的一槍狙擊手擊中其中一個喪尸,子彈巨大的力量把這個喪尸掀飛出去,金字塔就像缺了關鍵一塊的積木,肢體僵硬的喪尸難以及時調準姿勢,于是這個金字塔轟然垮塌下去。

    林染眼楮一亮,厲害!

    同時有人舉著喇叭吼叫著地指揮︰“土系異能者,加固圍牆!”

    兩個人抱著沙袋一聲不吭地沖了過去,應該是要用沙袋和異能把傾倒的鐵絲網扶正、立直。

    但他們剛靠近,外頭的喪尸猛地一下撲在鐵絲網上,把他們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被子彈打裂開的地方,一頭喪尸硬生生伸進來一條手臂,斷裂的粗硬鐵絲刮蹭著手臂上的腐肉,硬生生把肉給剮了下來,露出青灰色的骨頭,那又長又尖的指甲不停抓撓著空氣,讓人根本無法靠近。

    就這麼點功夫,外頭那些喪尸重新爬起來,繼續往鐵絲網上撞,它們似乎也知道這里是薄弱點,再加把勁就能把這塊鐵絲網給推平,然後就能沖進來享用美食。

    “讓開!”

    一聲厲喝,人們下意識轉頭,只見十多米外走來一人,右手憑空凝聚出一團銀白色的光芒。

    是金系異能!

    拿著喇叭的指揮者忙急叫︰“不要!會破壞圍牆。”

    林染看了他一眼,手里的白光還是甩了出去。

    “哎!”指揮者懊惱大叫,但下一刻那團白光頓時分裂成無數刀片,刀片又列成無數細釘,嗖嗖嗖地自那些鐵絲網的網眼中穿過,把後頭的喪尸有一個算一個帶飛出去。

    人們只覺得眼前閃過一道極強烈的白光,又像是刮過一陣讓臉頰生疼的颶風,接著就看到鐵絲網外的喪尸們被帶出去至少一兩米才倒下。

    鐵絲網外瞬間被清空!

    這是什麼技術?

    拿喇叭的人呆若木雞,好在立馬回過神來,叫那兩個還坐在地上的人趕緊加固鐵絲網,一邊震驚地看一眼林染。

    那兩人立即上前,把傾斜的鐵絲網扶正,用沙袋抵住,然後手里不停釋放異能,一堆一堆的土堆在鐵絲網里側,硬是把它扳得筆直筆直。

    林染忍不住多看一眼,那土十分夯實,存在時間應該不會短,這倒是兩個厲害的土系。

    接著,她爬上了一處高出圍牆的工事,朝外看去,可惜外面太黑了,探照燈也照不到太遠的地方,只知道有喪尸,卻看不清很具體的情況。

    這時,遠處天上突然亮如白晝,原來是一顆不知道什麼時候飛到了那里的照明彈,時間引信點火後,照明劑被點燃,照明盒和降落傘被拋出彈外。

    那照明盒一邊隨著降落傘緩緩降落,一邊將白熾的燈光照遍大地,然後林染就看到了,好多好多喪尸,密密麻麻猶如黑壓壓的螞蟻一般,僅僅幾個呼吸後,一枚枚炮彈被射進尸群最密集的地方,轟隆隆地炸個不停,而林染卻用最快的速度拿出望遠鏡,迅速辨別著。

    這樣大規模而突如其來的尸潮,絕對不是自發形成,一定有領袖,想要用最小的代價退卻尸潮,就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那領袖,若是找不到領袖,那就解決掉尸群里厲害或者特別的喪尸。

    從皮卡下來的幾人在另一處工事上,他們那大包小包里竟然都是他們自制的炸彈,趁此機會,他們喊叫著︰“快,那里喪尸多,朝那里扔!”

    他們之間有一個木系異能者,放出長長的綠色的木系繩索般的異能,捆住□□甩啊甩,炸彈就被遠遠拋出,準頭還很高。

    還有火系異能者,一個個火球扔得很歡快。

    還有趴那噠噠噠開槍的。

    林染放下望遠鏡想了想,對那幾人喊︰“給我個炸彈。”

    正往木系繩索上綁炸彈的人一愣,剛才林染那出手太過驚艷,縱使不認識,這人還是很信任地把炸彈給林染拋過去了一個。

    林染抽出一支箭,把炸彈綁在上面。

    那人忙說︰“這東西有一斤多呢,用這個射不出去的。”

    林染沒听他的,把炸彈綁好後,箭矢上弦,同時點燃了炸彈的引線。她站起來,手臂打開,拉開了復合弓的弓弦,架勢擺得頗為專業。

    但邊上那幾人已經絕望了,這炸彈肯定射不出去,還會把他們都給炸了。

    “你把東西給她干嘛?”

    “我怎麼知道她……”

    牢騷的話戛然而止,他們眼睜睜看著林染扣弦的右手指尖亮起,然後一抹白光從指尖抓著的箭尾,一直亮到了箭尖,整支箭裹上了一圈白光,然後這白光凝聚成半實質,就仿佛箭矢外頭渡了一圈金屬,整支箭粗了兩倍不止,還亮得人眼楮都快瞎了。

    林染微微眯眼,右手驀地放開,箭矢帶著炸彈呼嘯而去,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和速度,幾乎是無視了重力,畫出一條幾乎和地面平行的白亮線條,在這一刻幾乎吸引了所有能看到的人的目光,直直扎入尸潮之中。

    轟然爆炸。

    林染馬上拿起望遠鏡看,想要知道自己射中了沒有。

    看著望遠鏡中那波被炸飛了的喪尸,她暗暗想,應該是有成功吧?

    這時,空中的照明盒漸漸暗淡,照明時間要到了。

    林染不再多想,通過望遠鏡又確認了一個目標,庵後立即再度抽箭上弦,朝某個方向又射出一箭。

    依舊是被金系能量裹挾著的一箭,射出了幾百米的距離,扎穿了一個在尸群中左擠右擠的喪尸頭顱。

    然後馬不停蹄再射一箭,射中了三十度開外,一個正在渾水摸魚咬喪尸同伴的喪尸頭顱。

    照明彈的光越來越暗,在陷入黑暗之前,林染射出第四箭,射中了一百多米外一頭跳起來的喪尸。

    嗯?射偏了,只射中了胸膛。

    天空徹底陷入黑暗,林染放下復合弓,揉了揉右肩,輕輕嘶了聲,整條手臂的肌肉撕裂了一樣的痛,用力太猛了。

    “你沒事吧?”隔壁工事上的那幾人著急地問她,剛才他們幾乎是眼楮不眨地看她表演,那一箭又一箭簡直帥呆了,雖然他們也不知道她到底射了個什麼,反正那架勢就絕頂牛逼了。

    林染說︰“沒事。”

    她稍稍揉了揉肩膀手臂就抬起左手,繼續往外釋放異能,那照明彈的幾十秒里,大家注意力都在遠處,進出這些喪尸已經聚集得快要超標了。她這一片片的刀片下去,圍牆外面就是一片片的喪尸倒下,殺傷力相當驚人。

    那幾人互相看了看,得,這不僅是牛人,還是鐵人,根本用不著他們擔心。
推薦閱讀: 折月亮 長老逼我當天師 團寵學霸不想爆紅! 別對我動心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紅 男孩子網戀是要翻車的 渣就渣到底[快穿] 神刀小姐修行中 牙印 牽引